会史学习

您现在位置: 首页>> 会史学习>> 内容详情

五星红旗的诞生

发布人:转自团结报2019-03-12  浏览:223次

    新中国国旗国歌国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标志和象征,所以,拟定国旗国歌国徽是新政协的一项重要任务。从征集图案到初选再到复选,代表们各抒己见,经过集思广益,最终由毛泽东拍板定下五星红旗为国旗图案。

    精心准备,多方征集,第六小组一致通过“初选第11号”图案,毛泽东觉得“初选第17号”图案好

    1949年6月16日下午8时,周恩来主持了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常委会第一次会议,决定在筹备会常委会下设立六个小组,草拟国旗国歌国徽方案由第六小组负责。第六小组以民进负责人马叙伦为组长,叶剑英为副组长。成员有张奚若、田汉、沈雁冰(后为副组长)、马寅初、郑振铎、郭沫若、翦伯赞、钱三强、蔡畅、李立三、张澜(刘王立明代)、陈嘉庚、欧阳予倩和廖承志等。

    7月4日下午三时,第六小组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第一次会议。叶剑英为主席,出席者还有廖承志、李立三、郑振铎、张奚若、蔡畅(罗叔章代)、田汉(郭沫若代)、沈雁冰、翦伯赞、钱三强、欧阳予倩。马寅初、张澜、陈嘉庚、马叙伦因病或离平缺席。会议成立了国旗国徽图案初选委员会,翦伯赞、蔡畅、李立三、叶剑英、田汉、郑振铎、廖承志 、张奚若八人为委员,叶剑英为召集人。

    稍后,新政协筹备会发布国旗、国徽图案及国歌辞谱征集启事。《国旗、国徽图案及国歌辞谱征集启事(草案)》对于国旗一项提出应注意四点。即(甲)中国特征(如地理、民族、历史、文化等);(乙)政权特征(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丙)形式为长方形,长阔三与二之比,以庄严简洁为主;(丁)色彩以赤色为主,可用其他配色。

    《草案》经周恩来审改后,由秘书处呈送毛泽东、朱德、李济深、张澜等新政协筹备常委会征求意见。7月14日,新政协筹备会新闻处给各报社发了关于刊登《征求国旗国徽图案及国歌辞谱启事》的通知。通知说:“请在贵报,以最显著地位,自即日起连续刊登五天,五天以后,每间日刊登一次,直刊至八月十五日为止。”征集启事在《人民日报》《解放日报》《光明日报》等报纸刊登。

    8月5日下午三时半,在北京饭店六楼大厅第六小组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叶剑英等7人缺席)。截止到8月2日,第六小组共收到459件国旗图案,九名委员就审查办法进行了热烈讨论,商量的结果是最终决定聘请徐悲鸿、梁思成、艾青为国旗国徽图案初选委员会专家顾问。在这次会议上,郭沫若提出,最后可以请毛主席看看。

    经过三天的选稿后,8月22日,第六小组国旗国徽初选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翦伯赞、郑振铎、马叙伦、沈雁冰、徐悲鸿、罗叔章(代蔡畅)、梁思成、张奚若、艾青出席会议,吴作人列席。会议决议初步选定了16幅国旗图案。

    8月24日上午十点,第六小组第三次全体会议对初步选定的国旗图案进一步进行了讨论审议,张奚若等16人出席。马叙伦主席说,今天要把国旗符合标准的拿来挑选一下。大家把国旗图案摆出来,对国旗颜色和图案进行热烈讨论。决议认为:国旗图案中与美国及国民党之国旗相似的不拟采用;为避免与苏联相同拟不采取斧头镰刀形式;一致意见以为“初选第11号”较好,红白二色分配适当,制作容易。白色象征光明,红色象征革命政权,红星代表共产党的领导;将进入复选的17幅进行编号,提请常委会审核。毛泽东与中共中央领导看后觉得“初选第11号”图案好,后觉得“初选第17号”图案好,但发现一条黄线把革命阶段分截开了,遂将图案之黄线修改了一下。

    与此同时,9月2日,陈嘉庚对马叙伦表示,第六小组决定采用的“初选第11号”图案有三个缺点,一是和印尼国旗相似,二是图案上头白色在太阳底下看不见,三是没有表示工农联盟之义。

    9月14日上午九时,第六小组第四次全体会议在北京饭店东餐厅召开,14名代表出席,马寅初主席会议。李立三发言说,赞成第17号图案。马寅初也说,我们小组决定采取图案第17号修改案。郑振铎建议把图案第11号列为第二选。马寅初当场请大家表决哪个第一,哪个第二。表决结果为,图案第11号4票,图案第17号7票。决议把选出的国旗图案第17号和第11号修改图提供常委会参考。会议还决定,把来稿中较好的国旗图案印成小册子,由第六小组组员召集全体代表,分组商讨。

    38幅国旗图案进入复选,赞同“复字第3号”者最多

    9月17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二次全体会议通过决议,将国旗等制定工作移交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并由第六小组向全会主席团提出报告。

    此时,在短短一个月内共征集到国旗设计稿1920件,图案2992幅。其中以镰刀交叉并加五角星者为最多,这类有模仿苏联国旗的感觉。但第六小组认为征集来的图案“足以应选者尚少,必须再行有计划地征集一次。”

    第六小组从国旗应征稿件中选出共38幅编印成《国旗图案参考资料》,以“复字第1号”至“复字第38号”顺序编号后,提交全体会议代表审阅。其中,将由曾联松设计的“复字第32号”大五星图案中的镰刀锤子图案去掉。第六小组在9月21日给主席团的报告中对38幅设计稿进行了分类评价。

    22日,第六小组第五次全体会议召开。关于国旗问题,决议采用“复字第3号”(即“初选第17号”修正图)或者“复字第4号”(即“初选第11号”修正图),以其构图庄严,简洁美观。并决定23日邀请全体代表讨论国旗问题。

    9月23日,政协会议代表分成11个小组对国旗图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第六小组人员分别担任了11个政协代表小组的召集人。第二组在勤政殿第二会议室召开,胡厥文、李烛尘认为“复字第32号”(即后来的五星红旗图案草稿)较好,理由为图案简明而意义深长。

    当晚7点,第六小组第六次全体会议又对政协代表讨论的结果进行了总结。各分组征求意见的结果统计显示,出席人数共519人,填表人数共496人,赞同“复字第3号”者最多,有185人。其次为“复字第4号”,有129人赞同。而主张采用“复字第32号”的仅有胡厥文、李烛尘、雷荣珂等15人。总之,大多数代表都同意红旗角上有一星及一黄条的类型。唯对于星的颜色,黄条的粗细、位置、长短等细节略有不同意见。也有部分人不赞成黄条横贯,因为好像是把红颜色——革命给分开了。

    毛泽东拍板选定第32号图案

    小组讨论结束后,9月24日,第六小组组长马叙伦、副组长沈雁冰致政协大会主席团关于讨论国旗等事项报告。报告提到“艾青、徐悲鸿、梁思成等顾问认为‘复字第3号’不是很美观。”还提到“大多数代表赞成第1、2、3以及36、37、38号图案,但反对这种形式者不少,他们觉得国旗中这一条子有些小气,且像一个棒子,而且这些人都是对美术较有研究的。这种情况希望组织考虑。”报告最后建议,“今天我们与艾青同志商量,觉得还是‘复字第4号’为好,或一面红旗左角上加一五角星。”

    9月25日,吴藻溪也就国旗样式给周恩来写信,认为从光学上红黄两色在日光和照相中很难鲜明表现出来。又,大家都觉得在一整体上画一条直线,不免引起一种分裂的直觉。

    就在代表们发表不同意见之时,9月25日晚8时,毛泽东、周恩来在中南海丰泽园主持国旗等事项协商会座谈会,邀请郭沫若、沈雁冰、黄炎培、陈嘉庚、张奚若、马叙伦、田汉、徐悲鸿、李立三、洪深、艾青、马寅初、梁思成、马思聪、吕骥、贺绿汀等参加。

    会上,毛泽东首先指出:“过去我们脑子老想在国旗上划上中国特色,因此划上一条,以代表黄河,其实许多国家国旗也不一定有什么该国家特点。”毛泽东接着说:“因此,我们这个图案(毛泽东拿着五星红旗指着说)表现我们革命人民大团结。现在要大团结,将来也要大团结。因此,现在也好,将来也好,又是团结又是革命。”毛泽东讲完后,大家鼓掌表示完全赞同。陈嘉庚说:“我完全赞同毛主席所讲的第32图案。”梁思成也说:“我觉得第32图很好,而且与军旗也不相差很大。多星代表人民大团结,红代表革命,表示革命人民大团结。”其他人也陆续发言,一致赞同第32图为国旗图样。

    9月26日,国旗国徽国歌国都纪年审查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绝大多数代表都同意以曾联松设计的“复字第32号”图案为国旗,并对说明进行了修改,指出“红色象征革命,星象征中国革命人民大团结。”

    9月27日,在周恩来主持下,政协第一届全体大会讨论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等议案,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为五星红旗,象征中国革命人民大团结。”至此,庄严、美观、简洁的国旗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