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促进会黑龙江省委员会欢迎您的访问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艺苑长廊 您现在位置: 首页 >> 艺苑长廊
家园
发布人: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2-05-16 浏览:801次

家园

文/高杰


故乡距我很近,时刻萦绕眼前,住在心底,是我永远的家园。

我出生在海伦市祥富镇所属的一个小村。村庄很大,从东到西约有三公里。几间红砖瓦房在诸多的土坯房中鹤立鸡群。家家户户的院落与菜园皆用柳条篱笆围起来,避免鸡鸭鹅狗、猪马牛羊乱串祸害人。村子的四周是大片良田,春种秋收,怡然自乐。

村庄后面有一大片黄土坑,是乡亲们盖房、扒炕、抹墙挖出来的脱坯坑。我与伙伴们很喜欢去那里捉青蛙,放鹅,洗澡,看成群的鸭鹅在水里追逐嬉戏。有时候野鸭与长脖老等也跑过来凑热闹。一见到野鸭,李四的眼睛都红了,张开弹弓就开揍。他的石子弹珠,多半落入水中,溅起小小的水花,野鸭早就扑楞着翅膀逃跑了,引来小伙伴一片哄笑。

小时候的我霸道任性,是个不折不扣的惹祸精,打碎了玻璃赖到妹妹身上,打碎碗盘偷偷藏在衣柜底下。

五岁那年带着三岁的弟弟走了四里路,去了西屯外婆家,未进屋,趴在后面菜园的矮墙上用树杈缠蜘蛛网,然后钻进园子里粘蝴蝶蜻蜓,弟弟穿一条红色的线裤,满头满脸都是泥。

母亲发现两个孩子不见了,顿时慌了手脚,她将六个月大的妹妹托付给三姨奶照看。四处寻觅,大声呼唤我们的名字。找了一下午,急得要死,嗓子喊哑了,眼睛哭肿了,依旧不见我与弟弟的影子……

后来,在学校教书的父亲发现了我们,将我们带回家中。

冬天,父亲点燃小小的火炉,母亲在灯下静静的缝制棉衣、纳鞋底,做棉鞋。我与弟弟妹妹坐在火炕上打扑克。玩累了就拖拉着棉鞋,下窖里掏几个土豆削皮,切成薄片,贴在炉盖上,很快,土豆就冒出浓浓的香气。

更多时候,父亲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备课或者批改学生作业。母亲进进出出忙着家务。我与弟弟妹妹火急火燎写完作业就跑到房后,跟赵胖丫,姜老东,黄秀,薛峰、孟贵、于老九等聚在一起。玩木人、跑电、偷马、偷白菜、拔橛子、丢沙包、系手绢、跳皮筋、跳格、踢毽子、编花篮、打拳,打圈弹、弹玻璃球、打羽毛球……玩得满头大汗,不亦乐乎。

滑冰车是我们的最爱,冰天雪地中,双手紧握两只铁钎快速点冰,体验冰上飞行。李三跟王小子没有冰车,眼巴巴看着我们玩。冰冻得还不太牢靠,我们在上面滑,他俩在旁边蹦,三蹦两蹦,哗啦一声,冰裂开了,我与几个小伙伴齐刷刷坐进水中,棉裤全湿透了,我们冻得直哆嗦,气得追着他俩打,他俩惹完祸,一溜烟跑掉了,我们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免不了挨母亲一顿骂。

我们经常在河面上用铁钎或者洋镐凿个洞,捉鱼、捉蛤蟆。运气好时,一次能捕到十多斤。

秋天的麦秆垛,是伙伴们最爱的乐园。晚上,我们玩累了,就躺在绵软的麦秆垛上数星星,听蛐蛐与青蛙的叫声。有一次,弟弟与两个小伙伴钻进麦秆垛睡着了,睡到半夜,被老爸老妈们的千呼万唤喊醒。“老儿子,三蹦子,满桌子”的叫声此起彼伏。调皮任性的弟弟与小伙伴们便伸出小手拉钩,不许说话不许动,谁要违规是小狗。结果弟弟与两个小伙伴整整在麦秸垛睡了一夜。

农闲时,大人们都热衷于看二人转,戏台是一个大铁车斗,一男一女穿着戏服,画着夸张的妆容在台上边扭边唱。台上唱得卖力,台下听得入神。每到拉场戏环节,如《秦雪梅吊孝》《梁赛金擀面》《冯奎卖妻》时,女人们纷纷用袖子抹眼泪,拧鼻涕。母亲也不例外。我实在听不懂浓妆艳抹、穿得花花绿绿的男女在台上拖长声调依依呀呀的唱词。觉得无聊,索性钻出人群,一边嗑瓜子,一边极目搜寻卖冰棍、香酥糖、嗦喽密的小贩。寻思如何用两角钱尝到更多的美味。

后来村子里通了电,有了电影。一旦听说晚上演电影,我便一个劲催母亲快点做晚饭。炒瓜子、炒爆米花。然后拿起毛垫走三四里路去学校看电影。我最喜欢看武打片与战斗片,诸如《少林寺》《新方世玉》《地雷战》《鸡毛信》等等。

看电影时热血沸腾,看完电影激情燃胸。我们效仿电影情节,拿着棍棒当刀枪拼杀。一次,我将弟弟的手打肿了,弟弟哇哇大哭。母亲边揉弟弟面包状的手背边骂:“你个要账鬼,咋不咯嘣瘟死……”父亲则四处寻找我的踪影,我唯恐自己会遭受一顿毒打。于是悄悄躲在茅厕里,一动不敢动。午饭也没吃,天渐渐黑了,我才大着胆子走出来。父母见状,不忍责备,我凭自己的机智逃过一劫。

后来孔家买了黑白电视,这下可热闹了,尽管小小的黑白电视上雪花飞舞,毕竟是个新鲜玩意,村里的男女老幼赶集一般,不约而同地扎到孔家。比赶集还热闹。

夏天到了,我不情愿地挥着皮鞭抽打老牛,赶它们去牧场。清澈的小河哗哗流淌,牛犊奇奇与白脸撒欢尥蹶在碧绿的草地上跑来跑去。牧友们坐在大坝上招呼我一起烤鱼,烤蛤蟆、玉米,土豆,烧黄豆吃。我的怨气一扫而光。那是人间极致的美味,醇香浓郁飘满记忆。

而坟场就在河边的草场中央,异常宁静与凄凉。某天,我看到河的对岸有两个男人在火化一个小女孩的尸体,女孩大约十二三岁,据说那女孩病了半年多,她的父母不送她去医院反而请王半仙跳大神,跳了一场又一场。女孩日渐消瘦憔悴,在极度痛苦中,女孩死去了。他们在女孩的身上浇上汽油,擦燃火柴,熊熊火焰顷刻燃烧起来,我顿感头皮发炸,四肢冰凉,恐惧之雾笼罩全身……

如今村庄里到处是铁瓦红砖房,日子亮亮堂堂。有了存款,种田变成机械化,条件更好些的在镇上或者市里买了楼房与轿车。

而我的祖父母、外公外婆以及父亲陆续埋在这里,尘归尘,土归土。我与弟弟妹妹也都离开了家园,在人生的旅途不断追逐、寻觅、求索,不断得到与失去。

民进市级网站链接: 哈尔滨民进 | 齐齐哈尔民进 | 
相关链接: 中国民主促进会 | 黑龙江统一战线 | 中国国民党黑龙江省委员会 | 中国民主同盟黑龙江省委员会 | 中国民主建国会黑龙江省委员会 | 中国农工党黑龙江省委员会 | 九三学社黑龙江省委员会 | 黑龙江省工商联合会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站点地图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1996 - 2006 www.hljminjin.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民主促进会黑龙江省委员会
ICP证:黑10008501号-2 技术支持:神州网络